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共和国同龄人:六九年赴黑、七四年回沪、三十年从教、退休已多年、无事上上网、闲暇写写博、友朋八方来、享福不清闲。

网易考拉推荐

看图讲故事16:孙 英  

2016-04-04 01:00:58|  分类: 图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4月04日 - 菁英绿地 -

一张老照片的回忆
孙  英

近日,在相册中偶然翻到一张老照片,黑白的。那是和我一起下乡的朱雯的爸爸,到农场看望她和她弟弟朱清,专程到场部和我还有王坚 5个人在团部老招待所门前照的合影。

看到这张照片,我的思绪滚滚,记忆回到44年前。朱雯的爸爸朱汉初是当时第一个从上海来看望儿女的老人。1968年 9月我是和朱雯一起从上海到北大荒的,分在同一个农场同一个连队,吃住在一起,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转过年我到上海接知青,朱雯的弟弟朱清又报名到北大荒。为姐弟俩互相有个照应,接知青的领导同意把朱清分到他姐姐的连队。

朱清个子比较矮小,但能吃苦,不娇气,干活可不拉后。姐弟俩在连队众口好评,老职工都夸他们是好样的。朱清是他们家 6个孩子中第二个下乡的。谁也没想到,他刚走。他的爸爸朱汉初也报名到黑龙江孙吴插队。原来,他爸爸是上海农垦局机关的一个宣传干部,还是一个部长。解放前夕在苏州南下干部补习学校担任过副校长,解放后在上海总工会党委宣传部工作过,是少有的上海复旦大学会计系毕业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正派的老知识分子。

朱汉初老人一生为人坦荡,忠心耿耿为党工作。他曾为上海各重点中学学生宣讲南京雨花台革命烈士事迹,不用稿子一讲四个小时,台下座无虚席。就是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地主出身,让他一生坎坷,入党难,为党工作更难,一辈子没有过上安稳的日子。

“三反五反”运动开始,因为他是上海中苏友好大厦建设总会计师,竟被莫须有地怀疑贪污被隔离审查。不时的单位还有人到家,东看西望,调查他家每天都买了什么菜吃的什么饭,敲敲墙壁,翻看家里的抽屉,检查有没有私藏公家的钱物?那时正赶上朱汉初的妻子要生产,丈夫被抓,她着急上火,成天担惊受怕不幸孩子早产了。朱汉初为人一世清清白白,即使受审,他仍然相信组织上总有一天会还自己清白,于是,他就给这个早产的儿子取名清,这也是朱清先天不足、个子矮的原因吧。

1969年 7月,当朱清离开上海时,他爸爸朱汉初又因为文革开始时反对造反派打砸抢和揪斗老干部,被打入牛棚戴上一顶保皇派的帽子。再加上历史上莫须有的罪名,没了行动自由,下放到上海郊区七宝上海农业技术干校蔬菜良种队,名曰劳动锻炼,实际上是被看管起来剥夺了当宣传干部的权力。因此,在上海号召干部到东北插队时,他爸爸不顾已50出头的年龄和本身身体不好的现状,抛下年老的母亲、体弱多病的妻子和上海的几个孩子,主动报名去了东北。他要通过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是革命的。就这样,他和一批上海的下放干部,其中也有他以前的学生,到了黑龙江黑河地区孙吴县插队。

东北的老乡心眼好,腾出热炕让这些远道来的上海下放干部住。看他们个个长得白净斯文,说话有眼有板的,生活上不挑剔,干起活来不打怵,脏活累活什么活都干,而且干得利利索索,让人佩服。老乡们也真不明白这些人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和知青一样下乡?

对于朱雯的爸爸朱汉初老人来说,从上海到东北犹如肩上卸下一个大包袱。虽然劳动是艰苦的,但是不用天天被人看管,精神上获得了解放。特别是离两个孩子近了,能想法看看离别已经三年多的孩子,也是他心中的一个小秘密。

从黑河到儿女朱雯朱清所在的生产兵团6师25团的富锦地界,两地之间相差几千里地。1971年3月,他由于劳动表现好,终于得到批准,同意到兵团六师25团看望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女。

他风尘仆仆地坐火车赶路,一路上又换乘多地的客车马不停蹄地走了四五天。当客车一路颠簸抵达25团团部时,朱汉初一眼就看到了早已在车站等他的一双儿女的身影。尽管已经离别好几年了,他还是从窗口认出了他们。他激动地快步走下车,拉着两个孩子的手,连连说:“见到你们了!见到你们了!”这情景让车站里很多的旅客都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听说在黑河插队的上海爸爸不远几千里来看望在兵团下乡的孩子,很多人更是佩服。一位抱着孩子的东北大嫂赞许地说:“父子情,父女情,了不得!”

朱雯和朱清姐弟俩听说爸爸要来的音讯,兴奋得好几天睡不好觉,做梦都盼爸爸早一点到。离开父母已经三年了,想到爸爸一人在黑河举目无亲,姐弟俩也是十分惦记的。朱清还步行十几里地到49连,从老职工家花了不到5元钱买了一筐鸡蛋,想好好犒劳犒劳自己的爸爸。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北大荒吃肉难,鸡蛋就是最好的营养品。在连队,只有卫生员开证明你病了,才能吃上一碗带有一两个荷包蛋的面条。当时,农场晚上没有客车,他们拉着爸爸的手,边走边说,十来里地走了近两个多小时,谁也不觉得累,这是他们和爸爸在一起走的最长的一段路,一段永远忘不了的温馨的路。

记得小时候,他们曾拉着爸爸的手在上海弄堂口目送爸爸去上班。每到星期天,爸爸还高兴地把朱清扛在肩上,一手拉着朱雯,领着他们上公园去游玩……没想到今天他们又拉着爸爸的手,一起走在东北的砂石道上。儿行千里母担忧,一路上爸爸问寒问暖,一再叮嘱他们要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广阔天地里好好锻炼成长。

坚强的爸爸没有提自己在黑河的一点难处和不适。到了连队,朱清住的男生宿舍,人都挤满了。68、69年的两批上海知青差不多都来了。“爸爸!”“爸爸!”这个喊那个叫,乐得朱汉初满脸红光,好开心!

这个晚上,朱汉初吃的是孩子们从食堂买的馒头、土豆丝,白菜汤,睡的是儿子朱清的床铺。朱清和临床边的知青睡了一个被窝。

到了连队,看到了儿女的生活,朱汉初心里踏实了。他看到离别才两年多的孩子们,过的是军事化生活,男孩子宿舍轮流值日打扫卫生;能喝上开水;炕是热乎乎的;起床后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食堂就餐排队打饭,井然有序。37连在25团也是一个不小的大连队,全国各地知青从1965年开始分期分批来了100多名。朱汉初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连长王振有还特意给朱雯姐弟4天假,自己还徒步陪老朱把连队看了个遍。从知青宿舍到食堂,从生活用水,到干活的地号;从农机场到猪号,一再让老朱放心。这也给远道来的老朱一个好印象,也给知青们留下一个好的口碑。副连长朱相如是上海奉贤人。农大毕业分配到北大荒。他在家中专门招待了老朱。朱副连长的爱人王大姐也是上海人,一个炒鸡蛋就用了了十来个蛋,满满一大盘,加上土豆丝炒辣椒,豆腐炖白菜,咸鸭蛋拼盘,西红柿甩袖汤,色香味齐全。王姐的烹调,还带有典型的上海风味,朱相如又拿了一瓶37连自己烧制的在全国都享有盛誉的北大荒白酒。那酒不仅是37连的特产,还是最早代表北大荒真正的标志性特产。北大荒酒60多度,纯粮酿制。听老人们说,37连的井水特别奇特,甘甜清纯,加上独特的加工手艺,喝起来特别爽口。朱汉初和朱相如两个都是不会喝酒的南方人,端起了小酒杯,却高兴得连喝了好几杯。

从朱相如家回到宿舍,老朱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听爸爸一说,朱雯才知道:爸爸朱汉初是一个孤儿,是在上海一家英国人开的电话局打工的爷爷从育婴堂抱来的孩子。爷爷奶奶是浙江绍兴人,因老家生活困苦漂泊到上海,经老乡介绍,爷爷到了上海四川路英国人开的电话局当了一个茶房领班。经过数年拼搏,终于在上海立住了脚,奶奶生了两个女儿均因营养不良没有留住,爷爷才从育婴堂抱回了满身是疮的爸爸,含辛茹苦地把他养大。

一心想出人头地的爷爷,对爸爸管教严格,从小就舍得花钱找人教爸爸识字,教他念书。一个在上海打工的外地人能节衣简食供养孩子上学,真是谈何容易!可再苦再累,爷爷自己顶着,起早贪黑养活一家人。爸爸从小就孝顺,学习努力不贪玩。他也没有让爷爷失望,终于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并以优秀的成绩毕业。爷爷希望他找一个体面的工作,指望儿子和他一起分担一家老小的生活,偏偏爸爸和爷爷想不到一起。在学校,爸爸接受了不少进步学生的影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总感到好儿女要为国家出力!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应聘去了苏州南下补习学校并担任了副校长,气得爷爷好长一段时间心里不痛快。直到成家后,爸爸才体会到爷爷心中的那份痛。

上海快解放时,英国老板回国前支付了爷爷一笔可观的退职金。爷爷没有在上海买房而用这笔钱回老家买了48亩地和一栋房子,想给自己的生活多留条路。如果在上海待不下去就回乡下种地。没想到土改时,爷爷家定为地主成分,土地被充公了,土改工作队长还占有了他买的房。从此,爷爷、爸爸他们在上海的生活就没有得到过安宁。若不是爸爸主动要求到黑龙江插队改造,朱雯朱清他们怕是连兵团战士都当不上。爸爸说是爷爷抱养了他,没有爷爷就没有他,所以他从来没有抱怨过爷爷一句,一直孝顺照顾爷爷到1958年,为爷爷养老送终。爸爸说爷爷奶奶虽不是亲的却胜似亲身,告诉我们一辈子也不能忘记他们。还再三勉励我们听党的话,自觉改造思想,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同宿舍的上海知青说,朱清的爸爸真不愧是老干部,讲话真有水平!

朱雯的爸爸朱汉初只在连队住了三个晚上,他怕路上不顺影响假期。临离开25团前,姐弟俩又陪爸爸看了团部的商店、招待所和邮局,他还专门看望了在团部工作的曾和他的两个孩子在一个连队的上海知青王坚和我,并一起在团部招待所门前拍了一张合影。

在看望儿女期间,因孙吴县长和兵团 6师师长王少伯是挚友,临行前托他给王师长转带一份小礼物,也由此幸得王师长接见。王师长从黑河1师调到 6师,雄心勃勃,一心想把 6师建设成东北的鱼米之乡。他告诉朱汉初:未来的 6师前途无量,现在最艰苦的是 6师,将来最辉煌的也一定还是 6师!

短短 4天的假期结束了,朱雯的爸爸朱汉初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到黑河孙吴继续他的插队生活。留下的这张珍贵的合影照片背后的故事,至今仍是那么难忘,那么深沉!朱雯的爸爸朱汉初对生活的热爱,对工作的执着,不正是我们应该好好学习和发扬的吗?

作者简介:孙英,女,1968年下乡到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师25团上海知青。曾任兵团6师副政委、建三江农场管理局党委宣传部长、工会主席等职。现已离休。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