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共和国同龄人:六九年赴黑、七四年回沪、三十年从教、退休已多年、无事上上网、闲暇写写博、友朋八方来、享福不清闲。

网易考拉推荐

看图讲故事63:余国成  

2016-06-19 12:39:56|  分类: 图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烧 水 感 恩
余国成

看图讲故事63:余国成 - 菁英绿地 -
 
    我是一帆,本名余国成,原为黑龙江859农场上海知青。
    我在那张老照片的笑脸,现在看来可以说还是比较经典的,它是我们团部照相馆老刘下连队为基层服务时为我拍摄的。画面上的我,穿着打补丁的裤子,挑着一副水挑子站在那里傻笑,背景是知青集体宿舍山墙边一间用板皮搭建的水房,门楣上写着“为人民服务”。
    战友们当时吃饭进连队食堂,用热水上水房,照片上的那间水房就是我曾经工作的地方。我当时在水房为大家烧水。一是,给上班的时候劳作在大田里的农工排战友提供解渴的开水,二是,为下班后全连知青供应擦澡用的热水。
    兵团工作没有贵贱之分,只有轻重之别,连领导让我烧水,对我这个书读到六六届高中毕业,却干啥活都反应慢半拍,又因家庭出生问题,一时间不好安排到学校教书的傻大个来说,已经是很大的信任和格外的照顾了。
    但是,水房里只有一口大锅加上几个水缸,要保证集中在晚上下班时分,让全连知青每人得到一脸盆热水,也是很困难的。
    为此,我曾经在水房门口贴了一个告示,说“我们的同志应该得到比这多几十倍的水,但是”那啥那啥......而,挑开水送下地,“路远无轻担”不说,有时也很危险,记得,一次挑到半道,扁担一头的挂钩坏了,当时,一个桶掉地上,一个桶甩得高高,我身上溅到了一些滚烫的开水,烫得我狂乱地跳了起来,吓出了一身热汗!
    最近,一个当年没怎么跟我说过话的天津女战友在微信里说:“余老师你好!有一件事总在我的脑海里,您那时为战友们烧水,下工了都去您那打水,我不好意思多打,只打了半盆水,您当时说多打点打一盆,我当时特感动。”
    我回答她:“其实,我烧水也没烧好,当时大家在地里累了一天,要一盆仅夠擦身的热水我都无法满足,后来我只好直接挑井水到宿舍挨个倒进荒友洗脸盆完事,哎!”
    因此,如果现在有谁要问当时的我为什么能笑,我想说,那是因为我烧水时那份责任心,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感恩领导的呵护和战友的宽容,而这就是我这张照片背后的心情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